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西安信息港 > 娱乐 > 正文

雷佳音:当年我抑郁了,愣是让郭京飞给我骂好了

2020-07-31 15:43:44 来源: 阅读:-

郭京飞这一年在上海戏剧学院学表演,他自认为是不修边幅的艺术家,就爱裹着军大衣在学校里面穿梭,经常不刷牙,不洗脸,还不许别人说他丑,和同学排练的时候郭京飞总觉得什么都必须是自己说得算。

雷佳音:当年我抑郁了,愣是让郭京飞给我骂好了

这样的郭京飞,当然没什么朋友。直到他遇见了雷佳音。

雷佳音是比郭京飞矮两级的学弟,人长得懵,性格也忠厚,经常在校园里埋头学习,躺在宿舍时老对着天花板反思:自己要资源没资源,要背景没背景,要长相没长相,这可咋办呢?

不知道为什么,有可能是自卑的雷佳音羡慕拽拽的郭京飞,也有可能是他们俩臭味相投,反正面对人人都嫌弃的郭京飞,雷佳音一点都不排斥。

雷佳音:当年我抑郁了,愣是让郭京飞给我骂好了

雷佳音自打认识了郭京飞,就老爱和他呆一块儿。郭京飞见自己有了小跟帮,就经常撺掇不会喝酒的雷佳音出去大喝,两人边喝酒边谈人生理想,彼此熟悉了之后还经常一起练嘴皮耍贫嘴,渐渐地,友情就渐渐筑成了高楼大厦。

郭京飞从上戏毕业后,去了上海话剧艺术中心,在话剧舞台上他可谓是光芒四射,演了《牛虻》《肮脏的手》《罗密欧与祝英台》等艺术气息浓厚的话剧。

雷佳音:当年我抑郁了,愣是让郭京飞给我骂好了

因为话剧演得又多又好,郭京飞得了一美名:话剧王子。然而他一点也不开心,站在话剧中心的18楼时他恨不得跳下去。

每天只睡三个小时,生活已经被工作完全填充,郭京飞活得真叫一个累。

而郭京飞的兄弟雷佳音,境况也没有多好。雷佳音知道自己没有任何靠山,没有人脉,只能实打实地靠演技。

雷佳音:当年我抑郁了,愣是让郭京飞给我骂好了


推荐阅读:畅享8